【波多野结衣】两男操一女 将军书房挺入

  • A+
所属分类:视频资源
摘要

楼珂回红衣社报备任务,不防被叶瑶拉住,叶瑶偷偷摸摸地在左右打量了一圈,才将楼珂拉到角落里,努力装出一副凶狠的表情:“我警告你啊,楼大珂,你要是敢辜负沈弼大哥,我绝对会站在沈弼大哥这一边讨伐你这个负心汉。”

博狗网站地址是多少-博狗亚洲在线娱乐城百家乐:www.bogoupoker.com

大发扑克|dafapoker|大发在线德州扑克|大发德州扑克策略网站——大发游戏导航(dfyxdh.com)

迈博myball最新网站|迈博体育官网|最好玩的体育直播观看平台——迈博体育导航(mbo388.com)

【波多野结衣】两男操一女 将军书房挺入

楼珂回红衣社报备任务,不防被叶瑶拉住,叶瑶偷偷摸摸地在左右打量了一圈,才将楼珂拉到角落里,努力装出一副凶狠的表情:“我警告你啊,楼大珂,你要是敢辜负沈弼大哥,我绝对会站在沈弼大哥这一边讨伐你这个负心汉。”

被叶瑶这句话逗笑,楼珂笑了好一会儿才在对方越来越委屈的眼神中停了下来,她故作玄虚地拍了拍叶瑶的肩膀:“我知道了,我一定会负责任的。”

“那是必须的啊。”叶瑶认真地点点头,突然想起什么,又一把拽住要走的楼珂:“我的意思是你只能对沈弼大哥负责,至于那个苏漾,还是让他赶紧面对悲惨的现实吧。”

这番话听得楼珂扶额,转过身安抚道:“知道知道,他俩是何等人物,什么情况自己心里都是明白的。”

得了楼珂承诺,叶瑶这才放下心,不过嘴里还在念叨着:“再人物也不行,长得好也没用……”

总算送走了叶瑶,楼珂看着对方离开的身影无奈摇头,自己在红衣社里唯一的朋友,虽说武力超群,但心思还是那么单纯,她都不太放心让叶瑶自己一个人出去完成任务,更别说是同涤恶堂那群人扯皮了。

楼珂回到红衣社交付任务的地点,上交了任务完成所需的凭证,就看到由一块投影石投射出的光屏上,自己名字后的那一大串数字在末尾减掉了一百分,但仍旧是杯水车薪,自己的名字仍是正红色高居第一。

那是罪恶榜的第一。

说起罪恶榜,这是涤恶堂搞出来的东西。

他们这些由外界投放入极北蛮荒的修士,在正式进入蛮荒生活之前,都会由涤恶堂对于他们之前的所作所为进行评估,若是涤恶堂认为一个人犯下的事情越罪恶越严重,他们就会给这个人记上更多的罪恶值,他们的名字与相应的罪恶值之后会通报给蛮荒中所有经过涤恶堂承认并允许建立的组织,这些组织通过这些信息决定是否吸纳此人。

若是想要更快地离开极北蛮荒这个鬼地方,最好还是加入一个组织,因为只有当你的罪恶值消除为零时,才能从蛮荒离开。而加入一个组织,不仅方便接取涤恶堂发布的任务消除罪恶值,更能通过完成组织内的相关任务同样消减罪恶值。

而且在极北蛮荒这样恶劣的环境里生存,有一个组织作为落脚地,能更加安全。

极北蛮荒,不仅是因为这里四季寒冷荒无人烟环境恶劣,更因为这里有一种特殊的异兽存在,它们自称荒兽,本是蛮荒中最庞大的存在,但当人类修士来到这里之后,他们虽然势力领地被侵占削弱,可依旧是一股危险的力量,而且,同人族全然不对付,两族相遇,绝对没有握手言和的道理。

每隔一段时间,两族之间,就会发生战争,获胜的一方将会在之后的一段时间内获得更多的土地和资源,而失败的一方,就要等待下一次战争的来临一雪前耻。

不过这些对楼珂来说还有点远,离荒兽出动起码还有几十年的时间。

现在,她光是应付涤恶堂的刁难,就已经有些疲于奔命了。

因为楼珂狠狠地得罪了议堂,所以涤恶堂自然不会让楼珂好过,不仅让她背负了上千万罪恶值的巨大债务,更是以她罪恶深重为由,命令她必须每隔一个月都要回到议堂进行检查,若是不能在规定的时间返回,她的罪恶值就会疯狂增加。而且这样一来,楼珂根本无法接取大型费时间费精力但是报偿丰厚的任务去抵消罪恶值,毕竟要是任务无法完成,罪恶值会以任务结果成倍地增加在自己身上。

楼珂知道涤恶堂中的人有心整她,他们就是在等楼珂无法忍耐进而反抗,这样就给了他们一个名正言顺的机会来除掉楼珂。

可惜他们实在是低估了楼珂,也高估了自己。

直到现在,楼珂依然没有丝毫不耐的情绪外露,即使现在,是她来到蛮荒的第七年。

她不仅毫无怨言地每月在危机四伏的蛮荒中往返奔走,更是加入了一个组织。

红衣社,一个只有女子的组织。

入了此社,以其中成员在外行走的时候,必须要穿红衣。按照在组织中的地位不同,她们红衣的颜色也不一样,越是重要的成员,衣服的红色越正,服饰也越精致。

楼珂会被一个组织吸纳,本身就是让人惊奇的事情,更别说她竟然在这中爬的越来越高,而一直对她不怀好意的涤恶堂竟然也没有从中作梗,更是让人惊讶。

这一切,大部分多亏了沈弼在其中斡旋,之前,楼珂多是见识了沈弼在人脉处事上的手段,而在蛮荒这离东大陆远极的地方,却让楼珂晓得了沈弼恐怖的实力。

沈弼如今,也不过是元婴后期,同入天宗的诸位顶尖弟子,不是没有突破化神期甚至是化神中期的修士,但他们,统统逃不过沈弼的一剑之威,原本等级森严的修为划分,在沈弼的面前,似乎就是一张废纸,任何人都无法用常理来定义沈弼。

这个时候,众人才知道,所谓的万剑门双子,完全是笑话罢了。

只要有沈弼在,谁可与他比肩。

而如今,沈弼突破化神期在即,待他成功突破,就是寻常长老也远不及他。

沈弼在东大陆的声望如日中天,议堂上下都极其看重他,涤恶堂见风使舵,最近对楼珂的剥削也减轻了很多。

不仅如此,沈弼更是为她在蛮荒中寻到一个伙伴——叶瑶,她曾经也算是叶氏一族,只是从父母那一辈似乎犯了什么恶事而被双双投入蛮荒囚狱中,叶瑶的父母费尽心血将叶瑶抚养长大,却在上一次蛮荒战争之时遭逢变故,双亲均命丧战场,留下叶瑶一个人在蛮荒中孑孓独行。

离开万剑门之前,沈弼简单地提了一下叶氏有一脉嫡系同样流放于蛮荒之中,楼珂便明白了他的未竟之意。

等楼珂找到叶瑶的时候,她刚入红衣社,过得不算太好,本来楼珂只想做泛泛之交,但对方虽然身处蛮荒,但一副心肠很是直率,两人渐渐相交更深。

她需要往返涤恶堂的时候,便将重伤的苏漾交给了叶瑶照顾。

如今楼珂看到苏漾虽说心情不爽利,但身上的伤的确是几乎好全了,叶瑶再不情愿,总归是认真地完成了楼珂的嘱托。

此间事毕,楼珂便立刻离开了此地,红衣社上下,虽说依仗她的实力不假,但不待见她也是真的。

楼珂在红衣社的据点内有一所三间房的院子,如今除了她的屋子,都住满了人。

一个,自然就是一剑斩毁了养伤之所的苏漾;另一间,则暂居着一个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人。

正是叶瑶之前口中提到的沈弼大哥。

别看楼珂在叶瑶面前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实际上越靠近自己的院子,楼珂心中也是越加忐忑,她心里没想好怎么跟沈弼说清楚现在的情况。

没等她走到院门口,沈弼就在外面等着她。

沈弼是在楼珂前往涤恶堂的时候来到蛮荒的,当楼珂在涤恶堂见到他的时候,震惊得都说不出话来。

她一把拉住沈弼,语气带了几分冷凝:“议堂那群家伙还不肯罢手吗,怎么连你都难逃作弄,宗门内的长老没有说话吗!”

沈弼连声笑着安抚:“怎么这么久不见,你的急脾气一点都没有改,我这次是得了允许专门来看你的。”

“看我?我没什么好看的,过得还不错。”楼珂语气中仍有疑惑:“师父他们真的没有什么事情吗?师兄,你千万不要为了宽慰我而骗我,就是瞒我也是不可以的。”

沈弼认真地摇头:“师叔师妹他们都很好,我没有故意说好听的话骗你,更没有瞒你。”

楼珂虽然一开始气势很足,但看到沈弼这样郑重其事的表情,便有些不好意思:“我相信师兄。但师兄,你还没有告诉我,你为什么要跑到蛮荒来。”

沈弼闻言轻笑:“我不是说过了吗,我是来见你的,因为想见你,所以就来了。”

沈弼穿着一袭白衣,衣摆绣着绿竹,在黄沙漫天之中,格外显眼。

楼珂脚步慢了,他就主动走过来:“有一位小兄弟住在西屋,我怕他尴尬,所以出来等你。”

“不过。”沈弼刚开口,楼珂心中立刻了然,果然他的下一句就是:“那位小兄弟入魔已深难返正道,我想知道你是怎么打算的。”

这也难怪,楼珂虽然身负魔种,可她的师父乃是正道魁首,更是剑修楷模,无论楼珂行事有多么嚣张,那也决不能同魔道有过分的牵扯。

楼珂了然地点点头:“师兄放心,楼珂还是有分寸的,绝不会做出任何有损师尊和宗门名誉的事情。”

楼珂这样说,沈弼看起来却并不开心,揉了揉额角:“楼珂,你一定要这么说话吗?”

什么?楼珂一愣。

“算了,”沈弼似乎不想再继续这个话题:“既然你自己心中有定计,我没什么要说的了,我还有些事出去一趟,过几天再来找你。”

楼珂看着沈弼的身影渐渐被黄沙遮掩住,心中疑惑:刚才师兄他,生气了吗?

楼珂走回院子,看到紧闭的屋门,头疼地啧啧嘴:这一个两个的,都奇奇怪怪。

回屋收拾了一下,楼珂就又要出门,临走时,想了想还是走到西屋门口,轻扣了几声:“苏漾,我出去修炼,这院子里也没有别人在了,你无须拘束,等什么时候你打算走了,自去了便是,不用打招呼。在我的屋子里,放了一个储物袋,里面装了些东西,虽说不值钱,但我想你在蛮荒之中或许能用到。”

屋内很久没有回应,楼珂等了一会儿就打算走。

刚迈步出门,西屋的门“哗”一下被拉开,楼珂回头,却见苏漾用一种难言的目光看着自己:“你到底在卖什么关子,为什么不杀我了。”

“什么?”楼珂一瞬间以为自己听错了,哭笑不得地说:“我们是旧识,为什么要兵戎相见。”

“可我已经是魔了,彻彻底底地成了魔。就算你现在不对我动手,以后也会在正魔战场上相见,在杀门的时候我明明告诉过你:行事需斩草除根。”苏漾说着,脸上浮现出怒气。

楼珂闻言转过身面对苏漾,将对方认真地打量了一番:“你的确已经魔种深重,成魔只是早晚的事情。”

听说修士成魔非常痛苦,魔气侵染肉身灵力的时候就像是用小刀子割肉,而且魔音会日日夜夜扰乱修士的心神,引诱出修士心底最不堪最恶毒的想法,当修士顺心而为,就在成魔的路上越走越远,魔气也会借助修士心底越来越强盛的欲念不断壮大,进而反哺修士自身,强化修士的实力。很少有人可以抗拒魔气的诱惑。

“可你曾经救了我,不是吗,我还欠你的救命之恩。”楼珂偏头露出微笑。

“那不是救命之恩,那只是交易。”苏漾摇头:“你成为我的手下,为我卖命。作为交换,我会在能力可达的范围下尽量保证你的安全,也是为了保护我这一脉的势力。”

楼珂伸出手指,轻轻地摇了摇:“我说的救命之恩并不指这个。我是在说那最后一次任务,你救了我,我的的确确欠了你的救命之恩。”

苏漾一愣,口中下意识反驳:“不是,我并没有……”

楼珂轻叹:“我也不傻。很多事情到现在总归能看明白。”

她说的这样明白,苏漾也不再强做不知,眼中闪过一丝痛苦:“那这次就算做报答救命之恩,但如果还有下一次,我不会像你这样优柔寡断。”

楼珂笑着点头:“受教了。那我就先走了,希望我们不会有再见面的时候。”

就在刚刚,楼珂看到了沈弼离开的背影,现在,轮到苏漾站在后面看着她离开。

没想到过了这么久,苏漾的脾气却一点都没有变,依旧那么别扭。

楼珂一想到他刚才垂死挣扎不肯承认的样子,就觉得好笑,蛮荒之行的磋磨,似乎让苏漾变得不再那么难以接近。

但楼珂真心不希望再同苏漾相遇,正如苏漾所言,两人立场敌对,她此次放过了苏漾,已经不妥,若是再遇到一次,她也不能保证自己真的可以痛下杀手,特别是当楼珂发现了苏漾的另一面的时候。

正是之前屠尘尊者的一席话提醒了楼珂:魔种,魔气和破界镇压的魔境。

当初中洲密境之行,还有一些楼珂没有注意到的事情。

架不住楼珂的纠缠,破界最后还是松了口:当初苏漾浑身魔气缠绕喷发的样子,正是体内魔种被引动的情况,这种时候,如果有修为低微的修士同苏漾长时间待在一起,魔气就会感染同行者。

楼珂曾经的那一点悸动,也有被魔气勾动放大的原因。

不过因为苏漾彻底推拒了楼珂,楼珂也就没有了再继续被魔气感染的机会,随着时间流逝和修为的增长,也就渐渐消散了。

至于这些事,破界为何一开始没有明说,也是有它的私心在。

它好不容易才从魔境出来,即便它本身是上古神剑,但日夜被魔气侵袭的痛苦早已折磨得它生不如死,它不想再回去了,那样暗无天日的生活,即便它是一个器灵也无法忍受。楼珂收留了它,它就更不愿意就此离开,若是楼珂知道了全部的事情,顾忌着自己魔气萦绕的情况将它遗弃,那它依然是明珠蒙尘。

对此,楼珂又能说些什么。

为己计,是理所当然的事情,而且她收留破界,也并不是烂好心。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选择的结果。

文章来源:美女番号网
经典波多野结衣电影-波多野结衣最新番号-波多野结衣新闻-波多野结衣av在线观看-波多野结衣番号视频下载

点击进入在线播放

以上内容均来源于互联网,由波多野结衣中文网整理发布!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